人渣反派自救系统

《人渣反派自救系统》

第91章 番外:岳清源与沈清秋

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
最新网址:wap.wuxs.org

岳七道:“别急,慢慢说。”

原来,刚才那骑马的少爷领着家丁转过街口,眼角扫到街角的十五他们,皱了皱鼻子:“哪儿来的?”

有家丁道:“秋少爷,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乞儿。”

小少爷道:“这些腌臜东西还留着干什么?”

家丁们不需要主人更多的指示,悍然过来轰人。十五好不容易从沈九手里把地盘抢过来了,怎么甘心就这样被赶走,不忿叫:“你凭什么赶人……”

两人正要绕出这条最繁华的长街,忽然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。

两旁货摊主们大惊失色,推车的推车,跑路的跑路,如临大敌。岳七不明所以,沈九刚拽着他躲到路旁,一匹高头大马蹬蹬地转过街来。

马嚼子居然是赤金打造,金灿灿、明晃晃、沉甸甸,上边倨傲地坐着个精神抖数的小少爷。容色艳烈,眉眼细长,黑瞳里两点精光,亮得刺人。紫衣下摆松松地散在鞍座两侧,箭袖收得很紧,白皙的掌中握着一柄漆黑的鞭子。

沈九幸灾乐祸:“别多管闲事,这姓秋的还真敢杀了他们不成。”

岳七摇头道:“你先回去。我是最大的,不能不管。”

沈九道:“死不了。最多打一顿。打不死长个记性。”

岳七道:“回去吧。”

沈九拉不住他,骂道:“你太多事了!”

秋剪罗想着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沈九刚挨了一顿好揍,抱头缩在一旁,看他笑得前俯后仰。

秋剪罗刚把沈九买回来的时候关了几天,关得灰头土脸。看到自己也恶心了,才拎小猫一样拎给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丁,让他们给“洗洗涮涮”。

于是,沈九真的被狠狠洗涮了一番,皮都快刮掉一层,才被提回了书房。烫掉身上的陈年老垢后,脸蛋和肩膀手臂因为搓得太用力,显得白里透红,湿漉漉的头发还冒着点热气。穿齐整了,规规矩矩侍立一旁,倒也瞧着蛮讨人怜的。

秋剪罗歪着脑袋,看了半晌,心里有点奇异的感觉,又有点喜欢,原先想踢出去的一脚也收住了。

他问道:“识字么?”

沈九小声说:“识几个。”

秋剪罗摊开雪白的纸张,敲敲桌子:“写来看看。”

沈九不情不愿地抓起一支小狼毫,握姿倒也有模有样。点点墨,想一想,先写了一个“七”,顿一顿,又写了一个“九”。

虽然笔画倒走,却不歪不斜,端正清秀。

秋剪罗道:“从哪儿学的?”

沈九道:“看人写的。”

这小子狗屁不通,只懂依样画葫芦,居然也能唬住人。秋剪罗大感意外。于是,越发和颜悦色,学着以前自家老夫子的口气,赞许道:“有点资质。今后若是肯好好学点东西,说不定也能走上正途。”

秋剪罗比沈九大四岁,十六岁的年纪,被父母寄予厚望,金砖砌的房子里养出来的,谁都不放在眼里,生平唯一的一个心肝宝贝儿就是妹妹海棠。海棠也是全秋家的心肝宝贝,秋剪罗在海棠面前,一直都是个好哥哥。以往他巴不得妹妹一辈子不嫁人,沈九来了之后,他又有了别的打算。

秋海棠很喜欢沈九。如果能把沈九教好了,做个便宜姑爷,似乎也不错。妹妹在身边,沈九也可以继续留着玩儿,只要他老实听话,便相安无事。

嫁给他不用远走,吃穿用度还是靠自家,跟没嫁没什么两样。除了可能配沈九略嫌癞蛤蟆沾了天鹅肉,几乎挑不出缺点。

秋剪罗算盘打得挺美,经常警告沈九:“你要是敢让海棠不开心,我就让你没小命。”

“没有海棠,我早打死你了。”

“人要知恩图报。我们家让你变得像个人样,就算你拿命来报,也是应该的。”

沈九越是长大,越是明白,对这个人不能有半分的忤逆。他说什么,必须应什么,哪怕听了心里再作呕,也不能表露出来,这样才不会换来毒打。

但他心底时时怀念第一次见到秋剪罗、也是唯一一次把秋剪罗气得发疯的那天。

岳七坚持要把十五他们带回去,迎面就快撞上秋剪罗的马蹄。刹那间沈九忘记了岳七叮嘱过他,他们的这种“仙术”最好不要被别人看到,将金子化成了利刃,刺进了马骨之中。

秋剪罗纵马在街头原地打转,马匹狂跳不止,沈九心里使劲儿咒他快摔下来、摔下来折断脖子,可偏偏他骑术居然十分了得,马前蹄悬空也稳稳坐在鞍上,咆哮道:“谁干的?!谁干的!”

当然是沈九干的。

可是如果后来秋剪罗找上门时,十五不主动说出来,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是他动了手脚。

如果不是他们救了他,十五已经被踩死在秋家的乱蹄之下。他捡回一条小命,却反过来出卖了他们。十五应该被踩死,踩成一滩千人唾的烂肉泥。当初岳七就不该回去救他。他死了也是活该。

沈九就靠反复咀嚼这点甜蜜又于事无补的恶毒联想取得慰藉,度过一日又一日的煎熬。等着某个人依言来救他脱离苦海。

关于岳七为什么没有回来找他,沈九想过很多。

可能逃走的时候被发现,人牙子把他打断了腿。可能路上没干粮吃又不愿乞讨,被饿死了。可能资质太差,没有哪座仙山肯收留。还想过自己会怎样行走天涯寻找他的尸骨,找到了之后怎样用手给他刨个坑,也许还会勉为其难流一滴眼泪。如果他侥幸还活着,自己会怎样不顾一切救他出水深火热——即便沈九自己才出狼窝又进虎穴,本身也处于水深火热。

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过,这种再遇的情形。

他重复着手起剑落、手起剑落,鲜血横飞,画面凄厉。血珠溅入眼球,只眨一眨眼皮,再没有多的表情,动作可以说是从容而娴熟的。

无厌子把他带出秋家之后,教给他这个“徒弟”最多的,就是如何杀人放火,偷鸡摸狗,浑水摸鱼。比如这样,趁仙盟大会,打劫一帮幼稚可笑,偏还自以为是修仙精英的世家子弟,抢走他们的储物袋,处理掉他们的尸体。

岳七发现他时,一定被他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惊呆了,连地上那几具弟子的尸身都视而不见,往前走了两步。

沈九打了个哆嗦,猛地抬头。

岳七看清了他的脸,刹那间,两个人面上都惨白一片。

沈九厉声道:“别过来!”

他第一反应,竟然是扑到地上,从尸身上抢过求救烟花,向天放出。

岳七懵懵懂懂的震惊着,边走边朝他伸出手,张口要喊——

桀桀的怪笑从一旁的密林中传出。

“乖徒弟,这是个什么人,把你唬成这个样子。你也有害怕的时候?”

沈九一松手,手里烟花筒无声无息坠落在地。他猛地转身:“师傅,我不是怕他,刚才我一时失手,没留神让地上这几个把求救烟花放出去了。怕是马上就有人要过来了!”

岳七发觉事态似乎十分危急,不动声色扣起一发灵力。无厌子哼道:“方才我看到那烟花,就猜是这么回事。你手脚一贯利索,这次怎么回事!他们要放烟花,你不会直接砍了他们的手?”

沈九低头道:“都是弟子的错。咱们快走吧,那些老匹夫赶过来,想走也走不了了。”

岳七挡在他们面前,举起手中佩剑,仍是微微发红的眼睛看了沈九一下,声音沙哑,却异常坚定:“你们不能离开。”

沈九对他怒目而视。

无厌子一打量他,再打量他的佩剑,嗤笑道:“苍穹山的。还是穹顶峰的。玄肃剑,岳清源?”

沈九听了,微微一怔,很快又催促道:“师傅,既然是苍穹山的,一时半会儿也杀不了他,不如我们快些逃走。人都追来了咱们就完了!”

无厌子冷笑道:“苍穹山虽然声势浩大,我却也不至于怕了个小辈。何况是他自己找死!”

等他和岳七真正交手起来,沈九就发现,自己原先对岳七的担忧和为此所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旁边的小兄弟们都不住拿眼睛怂恿他,他硬着头皮, 梗着脖子道:“沈九, 你不要太霸道。这条街又不是你买的,凭什么不让我们也在这里!”

这条大街,宽阔平坦,人来人往。若要行乞, 的确是一个风水佳地。路人也有观望这群孩子打架的, 更多的则是行色匆匆。

这新出来的小子敢跟他叫板,沈九低头正准备抄块板砖给他点颜色看看, 恰好一个高个子的少年走到这边, 一见他撸袖子低头,忙上来拦住他:“小九, 我们到别处去。”

沈九踩他脚:“滚开!怕他吗?来来来单挑,群上也不怕!”

岳七当然知道他不怕,真让沈九跟他们打起来,他就会使阴的,挖眼撩阴专管下三路,毒得很,到时候吃亏吓哭的还是别人,憋着笑说:“踩够了没?够了就别踩了。七哥带你玩儿去。”

沈九恶狠狠地说:“玩个屁!他们全死光才好玩。”

他还想说一句“这条街又不是你的”,那小少爷一挥手,黑影落下,他脸上就多了一道血肉模糊的鞭痕。

鞭痕距离眼球不到几毫,十五还来不及觉得疼,只是惊得呆了。

那小少爷粲然笑道:“不凭什么。就凭这条街是我家修的。”

十五不知道吓晕了还是疼晕了,咕咚一声倒在地上。

沈九不等听完就哈哈大笑起来,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。岳七点人发现少了几个,回头道:“你先走,我马上过来。”

沈九道:“不去。我就在这里。”

那少年趁机告状:“七哥, 他欺负我。”

岳七道:“不是欺负, 十五, 小九跟你玩笑的。”

沈九说:“谁跟他玩笑?我要叫他滚。这里是我的地界, 谁跟我抢我要谁死。”

有岳七拦在前面, 十五胆子肥了, 伸长脖子叫道:“每到一个新地方都霸着最好的位置, 大家早就看不惯你了!你别以为你多了不起, 人人都怕你!”

骂完跟了上去。

秋剪罗觉得沈九非常好玩儿。

就像打狗。你打一条狗,它蔫头耷脑,缩到一旁呜呜咽咽,固然没什么威胁,可也没什么意思。但若是你踩这条狗,它咕噜咕噜低声咆哮,畏惧地望着你,又不敢反抗,这就有趣多了。

他扇沈九一耳光,沈九心里肯定操了秋家祖坟百十八遍,可还不是得乖乖挨踢,乖乖把脸伸过来让他打。

实在好玩儿。

岳七看着他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有七有九,自然有一到六。只是早一批入手的孩子里,六以上要么被转手卖掉,要么早已夭折。最熟识的只剩下他们两个。

沈九再小点的时候,是又瘦又小的一团。岳七抱着他的脑袋坐在地上,前面摊着一张“血书”,写着兄弟父母双亡,外地寻亲落难、孤苦伶仃、漂泊无依云云。按照要求,岳七应该嚎啕大哭,只是他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,于是这个任务每次都落在了本该奄奄一息装病的沈九身上。他人小,脸蛋也不讨人厌,哭起来稀里哗啦的,路人见着可怜,纷纷慷慨解囊,说是一棵摇钱树,毫不为过。后来岳七年纪渐长,越来越不愿意做这档子事,才被差去放风巡逻。沈九也要跟去,却不被允许,他便继续做街头一霸,祸害四方。

有人惨叫道:“十五不见了!”

岳七立刻顿住脚步:“他没跟过来?”

那孩子嚎啕道:“刚才街上太乱了,我没瞧清楚……”

+落-霞+小-說 ?? w ww· l uo· c om·

沈九被金色晃得迷了眼,情不自禁探出脑袋,岳七连忙把他往回拖了拖,两人避了开去。

走了没多远,忽然听见尖叫轰散声,一众小兄弟奔了过来,纷纷往岳七身上扑,吓得鼻涕眼泪都要蹭上去了,沈九大发雷霆,岳七忙道:“哭什么,怎么了?”

第91章 番外:岳清源与沈清秋 (第1/3页)

哐当一声。手机端 m.

沈九踹飞了那只黑漆漆的小木盆。

他抱着手, 没说话。不知道是十五还是十四的少年缩了缩。

岳清源责备道:“十五。”挣扎中, 沈九踢了岳七小腿一脚:“想揍倒是敢揍啊?自己没本事就会赖地方不好。杂种,谁是你七哥?你再叫声试试!”

“你才是杂种!我看你迟早被卖掉, 卖去做龟公!”

岳七哭笑不得:“哪里学的乱七八糟的话!”边拉着沈九往路旁走边哄:“好啦,你最有本事。不挑地方也最有本事,咱们换条街。”

阅读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(www.wuxs.org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热门推荐